初读银英的时候虽然非常喜欢杨,却无法认同他的坚持。觉得程序正义太过苍白无力,为达目的就应该便宜行事,皿煮滋油简直是sb。

没想到的是,潜移默化,十来年过去我慢慢转变成几乎要全盘接受杨的观点了。

真怀念那个尚且天真地相信着一切都会更好的自己。

评论

© memy | Powered by LOFTER